化工行业“金蓝领”孙一倩:钻研技术“走火个展登陆上海 “假面舞”经典角色逐一亮相

2021-11-25 15:00:28 文章来源:网络

齐鲁网·闪电新闻11月18日讯 2021年前三季度,省属企业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等各项指标再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全省国资国企系统广大党员干部职工、特别是一线职工的辛勤耕耘和默默付出。11月18日下午,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举行记者见面会,4位山东国资国企系统党员代表围绕“践行初心使命 彰显国企担当”主题进行交流。见面会上,山东华鲁恒升集团有限公司乙二醇车间专业工程师孙一倩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1993年,孙一倩化校毕业后走进华鲁恒升,成为一名化工操作工人。在领导、同事的关心支持下,20多年来,孙一倩从最基础做起,从最基层干起,逐步掌握了多个岗位生产操作技术,在工艺优化、稳产高产、挖潜降耗、提质增效等方面深入研究,并先后参与了新兴的煤制乙二醇大型化、工程化生产技术研究与应用、下游产品生产工艺的试验工程化放大等项目,在自己热爱的领域发挥了自己的特长。作为一名普通党员,孙一倩更是获得了赴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两优一先”表彰大会的机会。

从一名普通中专生成长为一名齐鲁工匠,和孙一倩对工作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精神是分不开的。一次“五一”期间,孙一倩深夜加班回到家,由于多日连轴转,她躺在客厅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儿子想叫醒孙一倩回房间睡,“我迷迷糊糊地坐起来问,‘是5万吨吗?’儿子跟他爸爸抱怨说‘妈妈傻了’,我爱人说:‘你妈妈是太敬业了,晚上说梦话都是什么温度啊、什么管子啊,也听不清楚,反正都是她自己装置上的事’,儿子笑着说:‘我妈只有工作的时候,智力才比较正常’。”谈到自己的家人和孩子,孙一倩心中充满了愧疚,“自从干上了乙二醇这个项目,基本上家里的、儿子的事就顾不上了,全都扔给了爱人。”

2016年,孙一倩所在的公司决定开发建设50万吨煤制乙二醇项目。这个项目的落地实施,将对新兴的煤制乙二醇行业规模化工程化发展起到示范引领作用,将可以具备和石油法乙二醇工艺一较高低的条件,适应我国多煤少油的能源结构,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为了保证项目设计和工业化生产的无缝衔接,公司委派孙一倩直接参与设计开发的全过程。但就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前,一直以来给孙一倩全力支持的爱人,因为心梗住进了医院。由于开发该项目需要长期出差,如果接下这个任务,就无法守在卧病在床的爱人身边。孙一倩犹豫不决,爱人看出了她的心思,于是鼓励她:“你是党员,企业需要你!”带着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孙一倩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50万吨项目的设计建设中。令人自豪的是,这个项目于2018年10月建成投产,创造了单套规模最大、工艺最先进、投资最少、建设速度最快、开车时间最短、一次试车成功、当日产出优等品、投产当日投放市场等多项纪录。

“企业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下一步,我将立足本职岗位,发扬工匠精神,刻苦钻研技术,持续创新,与广大基层一线技能人员一起,推动企业实现更高质量发展。”孙一倩说。

闪电新闻记者 于铭 报道

来源:闪电新闻

“PSA(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还蛮擅长做一些跟建筑师有关的特展。我是学建筑的。这次海杜克的个展来到上海,整个展览很丰富,我也学习了很多。”11月12日下午,在上海工作的陈女士和朋友来到PSA(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一同参观了美国建筑设计大师约翰·海杜克(JohnHejduk)在亚洲的首次个展。

海杜克被誉为“建筑师中的诗人”,他代表了二十世纪下半叶建筑学科中盛行的理想主义,通过诸多发人深省的建筑画、结构体和设计,探索了众多建筑理念,也因此拓宽了建筑学的视野。而本次展览的主题“海上假面舞”,取自海杜克晚年创作的“假面舞”系列。展区主要分为蓝厅、黑厅、白厅三个部分,展示了海杜克的绘画、装置、手稿作品,以及影像和文献资料,如同一场漂流至上海的假面舞会,经典角色逐一登场。

位于“蓝厅”区域的标志性作品《拒绝参与者之家》展现了海杜克借用寓言形式折射建筑与其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硕大的广场上矗立着一个由12个独立单元组成的孤独的居民房,每个单元都有一个特定功能,将居民生活划分为独立的部分,而对面塔楼上的镜子,为“拒绝参与”的居住者提供了一个特殊的时刻来反思自己。整个装置体现了海杜克对现代生活形式的反思。

海杜克《拒绝参与者之家》模型

《拒绝参与者之家》透视图

此外还有海杜克的经典作品“大教堂”“墙宅”“德克萨斯住宅”“柏林假面舞”等,可以看出他对于最基本的几何形状的使用、组织,并由此创造出许多神秘的关联。

“海杜克对基本的建筑构件,像墙体、楼板、梁柱、房间,都非常关注。我看到他把基本的建筑构件拆解又重新组装,产生出完全陌生的设计,好像有点像炼金术。”策展人之一、建筑学家张永和表示,自己的艺术生涯受到了海杜克的影响:“海杜克使我感受到了建筑思维的精妙。”

“黑厅”则展出了东南大学师生为此次展览特别重建的《教堂》《墓地》《法院》《监狱》四个模型。在海杜克的设计中,这四个结构体内分别居住着法官、被告、牧师和死者,是海杜克对理想社会的构想、对社会制度的隐喻。

海杜克《教堂》《墓地》《法院》《监狱》结构体模型

展览最后的“白厅”特别放映了海杜克为数甚少的访谈之一:他与其长期好友、诗人大卫·夏皮罗的访谈《世界的建造者:约翰·海杜克》。

作为一位极具革新精神的建筑教育者,海杜克于1965年至2000年在库伯联盟学院任教,通过教育影响了数世代的建筑师。“我最早知道海杜克是因为他的学生坂茂,坂茂在美国库伯联盟学院学习时,海杜克是他的老师。”观众陈女士表示,由于海杜克建成的作品很少,相比在学术界,大众对他的熟知程度还不是很高,但正如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所说,海杜克比其他人更多地进行了跨媒介尝试,包括草图、绘画、诗歌、文本、装置、建筑画和建筑,他也从不跟随市场经济的逻辑,从未放弃对他所信仰的建筑的研究。

海杜克《柏林假面舞》模型

海杜克《教堂复合建筑体》草图

展览还陈列了海杜克晚年创作的《柏林之夜》系列绘画

“约翰·海杜克:海上假面舞”展览从11月13日起对公众开放,展期持续至明年2月15日。

上一篇:致敬!聊城东昌府区的这位刑警真厉害”!九江市民灌香肠 、寄香肠“热情”高涨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南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