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驾遇查弃车逃跑 被抓后竟谎称是“过路的”

2021-12-29 17:41:08 文章来源:网络

“我没开车!我就是过路的!那不是我的车!”12月18日凌晨时分,在渝中区南区路一名可疑**被查缉酒驾民警挡获,面对民警的盘查,满身酒气的他始终坚称自己没有开车,只是过路“看闹热”的围观**众。但任凭**如何辩驳,监控视频很快就戳穿了他的谎言。

12月18日凌晨,渝中区交巡警支队朝天门大队依法在南区路设置卡点查处酒驾等违法行为。0时32分许,民警发现检查站后方一辆**小车突然靠边停下,随即驾驶人下车离开。民警立即上前查看,果然该车内空无一人,驾驶人早已不见踪迹,但民警确定驾驶人下车时穿着一件米色中长款羽绒服。随后,民警、辅警在周边走访寻找,就在准备将小车拖移时,民警发现人行道上有一名可疑**,一直盯着**小车的方向,而且该**恰巧也穿着一件米色中长款羽绒服,民警立即上前将该**挡获。

“你们抓我干撒子!我没开车!我就是过路的!那不是我的车!”起初,面对民警的盘查**十分激动,并始终坚称自己没有开车,只是一个过路“看闹热”的围观**众,但**“不打自招”的言行和他身上浓烈的酒**气息,越发让民警起疑。

民警调取了该路段的监控视频,通过反复查看,发现从**小车上下来的驾驶人和该可疑**外型高度符合。随后,民警通过各种信息进行核查比对,****终承认自己确实是**小车驾驶人,只是为了逃避处罚这才撒了谎。

据了解,当时**杜某喝酒后驾车途经警方检查站,发现民警正在排查过往车辆,对自己酒驾行为心知肚明的他慌乱之下选择弃车而逃,谁知这一切行为都被不远处检查站的民警看得清清楚楚。杜某弃车后,向警方检查站反方向离开,过了一阵,他又因为担心自己“爱车”被拖移,于是冒险返回现场查看,哪知却被民警认出逮了个正着。经过呼气式酒**测试,结果为78mg/100ml,杜某已涉嫌饮酒后驾驶机动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条例,民警依法对杜某饮酒驾驶机动车的违法行为处以**记12分,暂扣6个月,罚款2000元的处罚。渝中交巡警提醒:酒驾、醉驾是非常危险的交通违法行为,醉驾更早已上升到刑事犯罪范畴。年关将至,亲朋好友聚餐时举杯欢庆是常事,驾驶人要自觉做到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别因酒驾违法,把过“年关”变成过年“关”。

来源:平安渝中

2021年12月1日,贾沙乡人民调解委员会受理了一起合同纠纷。村民李某要将自家的宅基地和园子地围成院子,于是请同村村民普某负责砌围墙和安装大门。

双方于2021年9月对大致的施工内容进行了口头约定便开始施工,普某手头还有砖、沙等建材,施工过程中先使用了普某的建材,于11月下旬完工。期间李某先后3次共支付了16000元给普某,但普某认为:之前约定的16000元只是工时费,工程用的部分建材是普某提供的,李某还应当支付材料费给普某。而李某认为:之前约定的16000元应当**含材料费,不愿意再支付其他费用。

由于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对约定内容又各执一词,调解员很难确认约定内容,调解陷入了窘境。这时普某掏出一本笔记本,说:“我们签了合同。”调解员翻开笔记本一看,原来是普某自己对工程做了一些记录,虽然有李某的签字和手印,但是存在多处文字和语法的错误,不能准确表述约定内容。这时,李某提出:“这个不算合同,合同应该一式两份,而且他(普某)还篡改上面的内容。”李某对普某记录的内容不予认定,并翻出手机上储存的照片,证明普某确实在合同上增加了款项。普某解释到:“增加款项是因为按李某的要求增加了工程量。”

两人的争议点越来越多,于是调解员提出调解方案:请乡政府熟悉建筑施工行业的工作人员到现场实地核算工程量,算出工程总造价后,双方再根据工程量折算金额多退少补。双方当事人均认为这个调解方案比较公正,都同意这个调解方案。

12月6日,调解员请到乡政府项目办工程师,一起到现场测量工程数据。12月7日,工程师核算出该工程总造价约合2.1万元(含材料费、运费及工费)。

12月8日,调解员再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将工程核算方式及细节内容向双方解释后,调解员提出调解方案:李某再支付工程款5000元给普某。李某提出普某提供的砖是4月份购买的,当时砖的价格较低。在调解员的耐心劝导下,**终达成了协议,双方都同意李某再支付3880元给普某。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四百六十九条**款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可以采用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者其他形式。”本案中,当事人双方以口头形式达成的协议是口头合同,属于法律规定的合同形式,受到法律的保护和调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一条第二款规定:“ 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据前条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依照规定履行。”本案中,在双方当事人对工程价款约定不明的情况下,调解员请熟悉建筑行业的人员对工程价款进行核算后,提出较为公平的调解意见,符合法律规定。

在农村生产生活中,以书面合同形式订立合同开展民事活动的例子很少,因为村民大多不具备书写和拟定合同的能力,故采取口头协议的方式较多,而口头协议虽然简易且符合法律规定,但其不确定**和随意**较为明显,造成当事人双方发生纠纷时没有可以证明协议真实内容的证据。因此,作为基层调解员,应继续加大农村法律宣传力度,走进农户,及时摸排矛盾纠纷,送去法律服务,为创造**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来源:个旧司法行政

来源:云南政法

上一篇:白水县:隔离也能见真情,变更措施暖人心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南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